设置

关灯

第628章 邵父的诅咒

    邵允珩松开了林朝阳,目光淡淡一扫,声线低沉:“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林朝阳有点懵,她还以为自己今天在劫难逃了呢,没想到劫后余生,他居然放过她。

    松了一口气之余,心底又漫上一丝愧疚。

    她不该把他想的太坏的,毕竟他现在失去记忆,根本就不记得一切。

    林朝阳慢慢从浴室退出去,双手扶着门,只露出一颗小脑袋,语带带着点担心:“真的不用叫医生么?”

    “不想走?”邵允珩猛地倾身过来。

    吓了林朝阳一跳,嗖地一下退出去,将门关得死死。

    出去也没有安全感,林朝阳想了想,抄起手机和包包,赶忙推门离开。

    现在房间里只剩下一个人了。

    邵允珩脸上的戏谑一点一点退去,只剩下一片虚无。

    身/下某/处还挺立着。

    他皱了下眉,有些不耐,抬手抽出一把小刀猛地向大腿根刺去。

    剧烈的疼痛瞬间盖过药性。

    他丝毫不觉得受伤有什么不对,而是慢条斯理地找出绷带,将大腿的伤口缠上。

    然后,随便披了件浴巾出门。

    邵东这时候打电话过来:“邵爷查到了,这次偷袭您的人,是老爷子的私生子,邵允齐。”

    “又一个私生子?”邵允珩挑了下眉,语气轻嘲,“他还真是个尽职尽责地播种机。”

    “邵允齐现在已经被控制住了。”邵东询问,“邵爷,要怎么处置他。”


    “当然是留着。”邵允珩坐在沙发上,指尖把玩着桌上的遥控器,轻描淡写的语气中蕴含/着嗜血的杀意,“他帮了我这么多,自然是要给些好处的,若不是他,我也不会这么快接近朝阳。”

    说着,邵允珩指尖一滑,手中的遥控器就断成两半。

    “先把他阉了,将那东西给老爷子送过去。在暗中扶持他的势力,经此一事,他一定越加疯狂,如此才勉强有些看头。”

    邵允珩的语气轻飘飘的,说阉人时的语气跟说天气时没有任何区别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电话响起。

    邵允珩接通,那边是邵父癫狂的面容:“邵允珩,你这个疯子,你对齐儿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父亲。”邵允珩微笑着,“我担心你太过寂寞,让他的一部分去陪你。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邵父疯狂尖叫,破口大骂:“你这个疯子,你这个变/态,你根本就不懂感情,你就是个没有感情的机器!

    齐儿根本没有惹过你,你为什么要这么对他!”

    没有惹过他就不能对付么?

    邵允珩微微偏头,雾色的眸子透过不解:“我想对付他,不行么?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邵父气得根本不知道说什么,只能恶毒的诅咒:“你就是个变/态,你根本不懂得爱人,我诅咒你这辈子都得不到真爱!”

    邵允珩眼底倏然闪过冷色,但面上依然平静如常,语气淡淡:“父亲,你的躁狂症又犯了,来人,拖下去绑起来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视频那边就传来邵父疯狂的尖叫,以及锁链的声音。

    邵允珩听了一会,觉得很好听。

    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美妙的声音呢。

    如果,能这样对付朝阳就好了,可惜朝阳不喜欢。

    好难办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