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一章院子里的秘密

    几年前,村里人管我家叫“李家炮楼”,意思 是说我家那院墙修得跟炮楼一样密不透风。

    别人家院子都是四四方方,我家院墙却是圆形,远处一看,真有点像是战争时期的环形工事。

    没过几年,村里人又把我家叫成“李家坟”了。

    因为,那年村里来了一个风水先生,也不知道怎么着了就想进我家院子里看看,结果让我爸扯着膀子给拎了出去。

    那个风水先生在我家外面破口大骂,说我爸是不懂装懂,修了个“乾坤照月”的风水局,却把石崖子给圈在里面,那不是风水靠山,是给自己修坟立碑,早晚得断子绝孙。

    我爸出去就给了那人两个耳刮子,还差点跟请先生来的东家打起来。从那之后,村里人就更不爱跟我家打交道了。

    不过,我爸不在乎,他本来也不怎么跟村里人说话,也很少出家门,整,养了五年以上的公鸡就不能吃了,鸡吃了太多的毒虫,毒素会渗进肉里,吃五年鸡就跟吃砒霜差不多。

    我家那些鸡也不知道养了多少年了,全都关在笼子里不往出放,我爸还特意从外面买虫子喂鸡。

    我好几次看见他托人往家里送蜈蚣,把几寸长的蜈蚣直接倒进鸡笼子里,蜈蚣顺着食槽往外爬,我爸就像是捡树棍一样,空手捡起来往鸡窝里扔。

    我在边上看的头皮都发麻,我爸从来不当一回事儿。

    那些鸡常年憋在笼子里,眼珠子都憋得通红,往哪一看都带着凶光,别说是蜈蚣,就算扔进去一条蛇都能被它们活活撕了。

    更奇怪的是,我家的公鸡从来都不叫。就算别人家公鸡打鸣,它们都是一声不吭。


    有一回,我听见别人家公鸡打鸣,自己往鸡窝里看了一眼,却看见我家那些公鸡全都抻着脖子拼命往外看,张着嘴却发布出来一点声音,有些性子烈的,把脖子上的毛都磨掉了,还是拼命往出钻。

    从那:你属鸡的,把你头发加里,鸡吃了长得快。

    可我总觉的不是那么回事儿,我悄悄观察过他两次,才知道,我爸每次用我头发喂了鸡之后,都会把公鸡抓出来往后院的水潭子里扔。

    我家院墙是个圆形不假,但是圆形封口儿的位置上连着一面光秃秃的山壁,那个风水先生说立碑,就是指块山。

    山壁下面就是一座三米见方的水潭子,潭子里水绿得看不着底儿,往里扔块石头水里直往上翻气泡,也不知道潭底子究竟有多深。

    我爸从来不让我往水潭边上靠,也不喝潭子里的水,用水都是到村里挑。

    我爸大概一个月往水潭边上去两三回,每次都往里扔一只活鸡。

    我家的鸡都要被养疯了,平时抓都抓不住,可是一到水潭边上就打蔫了,像是认命了一样,任由我爸把它扔进水里。

    至于公鸡落水之后怎么样了,我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我爸把鸡扔下去之后,就在水潭边上守着,一直盯着水里看。有时候能站上个把小时,有时候看个几分钟就回来。也不知道他究...

    《第一章院子里的秘密》章节内容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